为什么蚊子老在人们耳边嗡嗡叫 Why Mosquitoes Buzz in People’s Ears (American Picture Book)

Print Friendly

为什么蚊子老在人们耳边嗡嗡叫

一天早晨,蚊子看见鬣蜥在水洼边喝水。蚊子说:“鬣蜥大哥,知道昨天我看见什么了吗?说出来你肯定不信!”

“说来听听。”鬣蜥答道。

蚊子说:“我看见一个农夫挖红薯,那些红薯呀,都跟我一般大呢。”

“蚊子怎么能跟红薯比?!”鬣蜥气鼓鼓地打断了蚊子的话,“听你的这些鬼话,还不如让我的耳朵聋掉。”说完,他把两根树枝往耳朵眼儿里一插,

刷啦、唰啦、唰啦,爬进了芦苇丛。

鬣蜥一边走,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,恰好从蟒蛇身边经过。

蟒蛇抬起脑袋,说:“早上好啊,鬣蜥老弟。”

鬣蜥没有搭腔,脑袋一点一点,慢腾腾地朝前走,哒哒咚、哒哒咚。

“咦,鬣蜥怎么不理我呢?”蟒蛇想到,“他准是因为什么事生我的气了。哎呀!恐怕是在琢磨怎么报复我吧!”

想到这儿,蟒蛇赶紧要找个地方躲起来。他一眼就瞅到了一个兔子洞,于是一头钻进去,刺溜、刺溜、刺溜。

兔子看见这样一条大蛇钻进她的地洞,吓得魂都飞了。她慌慌张张地从另一个洞口蹿出来,三蹦两跳,啪嗒、啪嗒、啪嗒,跑过一片空地。

乌鸦看见兔子拼命地奔跑,就飞到森林上空大喊大叫,呱!呱!呱!这是他的任务——有危险的时候,给大家报警。

猴子听见了乌鸦的叫声,就知道肯定有什么可怕的野兽要来了。

他开始吱呀吱呀地尖叫,嗖嗖、嗖嗖,从树林里跳来跳去,帮忙给其他动物通风报信。

猴子在树杈间横冲直撞,一不留神落到了一根枯枝上。“嘎蹦”一声,树枝断了,正巧掉进猫头鹰的窩里,砸死了一只小猫头鹰。

猫头鹰妈妈不在家。平时,她只在晚上出门找食物。可是这天早上,她还在外头奔波,好给那些总也喂不饱的小家伙们多找点吃的。等她回到家,发现一个小宝宝死了。别的孩子告诉她凶手是猴子。猫头鹰妈妈在树上坐了一天一夜——哭啊,哭啊,哭啊!

猫头鹰妈妈在任务是每天叫太阳起床,这样黎明才会到来。可是这一回,到了该大声叫醒太阳的时候,她却没有叫。

黑夜越来越长。森林里的动物们都觉得黑夜的时间太久了,甚至害怕太阳再也不回来。

最后,狮王召集动物们开大会。大家来了,围着篝火,扑通、扑通、扑通,坐了一圈。猫头鹰妈妈没有来,狮王派羚羊去找她。

猫头鹰妈妈们来了,狮王问道:“猫头鹰妈妈,为什么你还不叫醒太阳?黑夜都这么长,这么长、这么长了,大家都担心极了。”

猫头鹰妈妈答道:“猴子砸死了我的一个宝宝,所以我难过得没法叫醒太阳了。”

狮王对在场的动物们说:

“大家都听到了吗?

都怪猴子

砸死了小猫头鹰——

害得猫头鹰现在不愿叫醒太阳,

白天也就不会来了。”

狮王把猴子叫了过来。猴子走到狮王面前,紧张兮兮地这边看看、那边瞅瞅,眼珠子滴溜、滴溜、滴溜溜。

“猴子!”狮王问道,“你为什么砸死猫头鹰妈妈的孩子?”

“哦,大王!”猴子回答,“全都是乌鸦的错!他大喊大叫,发出警报说有危险。我在树上跳来跳去,帮忙给大家通风报信,把一根树枝踩断了,‘嘎嘣‘一声,砸到了猫头鹰的窩上。”

狮王对动物们说:

“嗯,都怪乌鸦,

警告猴子,

猴子才砸死了小猫头鹰——

害得猫头鹰妈妈现在不愿叫醒太阳,

白天也就不会来了。”

狮王把乌鸦叫了过来。这只大鸟来了,扑扇着翅膀。

他说“大王,全都是兔子的错!我看见她在大白天没命地奔跑,难道还不该快点告诉大家危险来了吗?”

狮王点点头,对动物们说:

“嗯,都怪兔子,

惊动了乌鸦,

乌鸦才警告猴子,

猴子才砸死了小猫头鹰——

害得猫头鹰妈妈现在不愿叫醒太阳,

白天也就不会来了。”

狮王把兔子叫了过来。这个胆小的小家伙站在狮王面前,哆多嗦嗦、不知所措地举起一只爪子。

“兔子!”狮王大声问,“你为生么破坏规矩,大白天里跑啊跑啊跑的?”

“哦,大王!”兔子问答,“全都是蟒蛇的错!”我在家里忙自个儿的事,可那条大蛇钻进来,吓得我赶紧跑。”

狮王对动物们说:

“嗯,都怪蟒蛇,吓到了兔子,

兔子才惊动了乌鸦,

乌鸦才警告猴子,

猴子才砸死了小猫头鹰——

害得猫头鹰妈妈现在不愿叫醒太阳,

白天也就不会来了。”

狮王把蟒蛇叫过来,蟒蛇一扭一扭地游过来,刺溜、刺溜、刺溜。“可是,大王!”他开口道,“全是鬣蜥的错!他不理睬我,我以为他在琢磨怎么报复我呢。我钻进兔子洞里,只不过想躲一躲嘛。”

狮王对动物们说:

“嗯,都怪鬣蜥,

不理睬蟒蛇,

蟒蛇才吓到兔子,

兔子才惊动了乌鸦,

乌鸦才警告猴子,

猴子才砸死小猫头鹰——

害得猫头鹰妈妈现在不愿叫醒太阳,

白天也就不会来了。”

可是鬣蜥呢?他没来参加动物大会,因为他没有听见开会的消息呀。

狮王派羚羊去找他。

哒哒咚、哒哒咚,鬣蜥慢腾腾地走过来。动物们一见他,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—原来,他的耳朵里还插着那两根树枝呢!

狮王把树枝揪出来,啵!啵!然后问道:“鬣蜥,你打的什么鬼主意,想报复蟒蛇吗?”

“哪儿的话!没影的事!”鬣蜥大声喊,“蟒蛇可是我的好朋友!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跟我打招呼呢?”蟒蛇追问道。

“我没有听见你的话,更没看见你!”鬣蜥说,“蚊子跟我扯谎,我可不想听那些乱七八糟的话,就用树枝把耳朵堵起来。”

“呼呼哈哈!”狮王大笑起来,“你耳朵眼儿里长树枝,原来是这么回事呀!”

“就是!”鬣蜥说,“都是蚊子的错!”

狮王就对动物们说:

“嗯,都怪蚊子,

惹恼了鬣蜥,

鬣蜥才不理睬蟒蛇,

蟒蛇才吓到了兔子,

兔子才惊动了乌鸦,

乌鸦才警告猴子,

猴子才砸死了小猫头鹰——

害得猫头鹰妈妈现在不愿叫醒太阳,

白天也就不会来了。”

“蚊子该罚!蚊子该罚!”动物们齐声喊。

猫头鹰妈妈听到这里,觉得很满意。

她转过头面向东方,大声叫:“呜呼、呜呼呼,

呜呼呼呼!”太阳升起来了。

这一切,都被躲在旁边树丛里的蚊子听见了。他偷偷爬到

一片皱巴巴的叶子下面,咝!从此以后,再没有人见过蚊子,

也没有人把她带到动物大会上去。

可是蚊子因为这事儿,一直觉得很内疚。直到今天,她还总绕在人们耳边没完没了的问:“嗡嗡嗡!大家还在生我的气吗?”

每当蚊子这样时,人们都会很诚实地问答她:

啪!

 

Return to more stories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