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 Zealand Travels 新西兰自驾游

Print Friendly

今年我父母亲去了新西兰…

新西兰自驾游

 
            
// ]]>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妻子5月去奥克兰(Auckland)参加2014年老运动员乒乓球大赛(2014 world veterans table tennis),新西兰是有名的旅游胜地,风光绮丽,我们一直有去那里游玩的打算,因此我们早早地就在计划这次旅行。在网上看了一些新西兰旅游攻略,最后决定采取自驾游的方式,因为我们的时间只有两个星期左右,其中一个星期妻子要参加比赛,剩下的一个星期很难找到一个旅游团参加,自驾游时间上就可以自己控制了。新西兰是坐在汽车右边驾驶,交通规则也不经相同,这次的旅游是有一定的挑战性,好在我们俩一直注意身体锻炼,自觉反应和体能尚可,挑战一下自己可以给这次旅游带来更多的刺激性。由于第一个星期我们住在奥克兰,在不比赛的时间我们可以游玩奥克兰附近的景点,但车程不能超过3 小时,5月份新西兰的白天只有10个小时多一些,太远的地方去不了。我们决定第二个星期从奥克兰南下,在惠林顿Wellington)渡海去南岛,旅途终点是旅游胜地皇后镇(Queenstown)。

51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早上5点多我们坐新西兰航空公司的飞机抵达奥克兰机场,这时天还没亮。机场不是很大,远不能和休士顿机场比,机场内到处可以见到中英文对照的告示牌,并设有外汇交易店,广告牌上标出新西兰元对美元和人民币的买进卖出汇率,看得出中国旅客对新西兰旅游的重要性。一直到9点我们才等到租车公司的接送车,我们租的是一辆现代(Hyundai)的小车,为了方便我们加租了一台GPS.   由于12日中午是报到截至时间,好在机场,旅馆,及比赛场地The Trusts Arena几成直线,我们在旅馆安置好行李,便驾车直奔赛场。第一次坐右边开车,第一次行左车道,我比较快地适应了,但换行车道却费了好大的劲。新西兰的车转弯灯是右手控制的,而雨刷则是由左手调节,和美国的车正相反,每次想换道,总是把雨刷先打开了,搞得我们非常紧张,一直到一个星期后我才渐渐习惯。回休士顿后我又花了些时间才改回来,这是后话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奥克兰市新西兰第一大城市,人口超过150万,大约占全新西兰人口的三分之一,其中亚裔人口超过20%,华人大多聚集在此。奥克兰作为一个旅游城市,有众多的旅馆,我们住的银橡树旅馆在奥克兰南面,赛场在奥克兰西北面,大约20多公里,比赛期间我们每天早出晚归,妻子当天晚上就参加了小组赛,比赛很是艰苦,但她顽强地坚持比赛,最终取得小组第一出线,还击败了一位曾经的大陆老年组冠军。   

514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过两天的比赛,赛委会安排休息一天,由于妻子发挥得不错,小组第一出线,明天就要进行淘汰赛,所以这可能是唯一的自由活动日,我们放弃了去最北端雷英加角Cape Reinga)和九十英里滩Ninety Mile Beach)的计划,选择去最著名的怀托莫萤火虫洞Waitomo Glow Worm Caves)参观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刚亮,我们就驱车沿一号公路南下。去怀托莫要经过哈密尔顿市(Hamilton),这是新西兰第四大城市,由于时间局促,我们仅选择有名的哈密尔顿公园游一下。谁知不凑巧,离开奥克兰没多久,天就阴沉沉的,时不时下些小雨,没见到阳光,等我们到了公园雨便下得更大了,没有带雨具,只能先到公园服务中心了解一下情况,其中著名的天堂花园是由来自印度,英国,日本,美国,意大利和中国花园组成,但它只占公园总面积的一小部分,等雨小了些,我们决定就参观一下天堂花园,其他部分只能免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多元文化的花园以前也参观过,但这个不大的天堂花园还是有它吸引人的地方,它的每一个花园均不大,基本上就一个院子,但一看你就可以体会到这一个国家的特点,象中国馆一条长廊,加上拱桥,竹林,你马上能够领略到江南园林的韵味;而日本馆,仅一池塘,有石有树,色彩斑斓,你可以坐在池边的走廊内静静地欣赏一池秋景,而不用像在其他馆,步移景随,而这正是日本园林的一个特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午时分,我们离开哈密尔顿公园前往怀托莫萤火虫洞。一路上风景如画,路旁山坡上多是牛羊,尤其是绵羊,远远看去,漫山遍野,有如蚂蚁,新西兰的畜牧业真令人叹为观止。沿途的牧场均收拾得非常干净,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是一副副美丽的图画,真是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怀托莫萤火虫洞是1887年被发现的,洞内顶壁上布满了萤火虫,蓝色的萤光在黑暗中看去就像是漫天的星星。其实这些发光的并不是萤火虫,而是一种蝇类的幼虫。

萤火虫洞是一个地下岩洞,大约300米长,洞内有钟乳石,就岩洞而论,和我们以前参观过的许多岩洞相比,可谓是貌不惊人,它的吸引人处就是最后出岩洞时,坐在小船中观看布满洞顶的荧火虫光芒。整个坐船过程大约10分钟,其间不许出声,导游手拽绳子引导船行,由于洞内不允许拍照,这里只能放一张网上的照片。

516

         上午妻子结束了所有的比赛,双打进入前八名,很不错的成绩。心情大好,下午决定去游览奥克兰市。奥克兰市内有两座山,也为两个公园,一个是伊登山(Mt Eden)公园,另一个是独树山(One Tree Hill)公园,一南一北,遥相对望。伊登山是一座火山,山顶就是一个火山口,登上山顶,向北可看到整个奥克兰市区,向南可以看到独树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独树山顾名思义是只有一棵树的山,确实在独树山顶上曾有一棵棕榈树,可惜由于不是当地树种而被砍去,致使独树山名不副实了。在山顶我和一位当地老者交谈,他告诉我政府已有计划在原址重新种一棵树,以恢复独树山的名誉。

517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比赛进行到最后阶段,已没我们什么事,我们要抓紧最后的时间去看看奥克兰的港口风貌,我们选择了港口对面的德文波特(Devonport)市,从那儿可以观看整个奥克兰港。沿途经过奥克兰大桥,该桥建于1959年,长度超过1公里,有八条行车道,桥顶高出水面43 米,很是雄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德文波特市虽不大,但街道两边商店林立,行人如织,很是繁荣。从德文波特海滩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整个奥克兰港,高耸的奥克兰天空城(Sky City)在晚霞中显得格外醒目。海面上渡船忙碌地在两岸间运送着游客,时不时还会有帆船轻盈地从眼前滑过,远处可以看到灰色的奥克兰大桥把两岸连在一起。

518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还没亮,我们已离开奥克兰正式南下自驾游,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陶波,中间我们要去参观一下在马塔马塔的豪必屯(Hobbiton)电影摄制场,指环王就是在那里取景的。早晨的雾真大,一,二十米外就看不清了,好在路上车不多,开了一个多小时太阳才把大雾驱开。等我们到达豪必屯,天已大亮,但距参观旅游还有好多时间,我们只好在附近看看便离开了,但是那里的美丽景色还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离开Hobbiton我们前往以温泉著称的城市罗托鲁阿(Rotorua),这是一座湖滨小城,由于地热温泉资源丰富,到处都弥漫着硫磺味。我们去了著名的泊雷内瑟温泉(Polynesian Spa),据说它能排进世界前十名。这里的温泉温度控制在摄氏38度到42度,每小时有专人测试,当然它有温度控制器自动调温。很巧我们在这里碰到一位青岛来的球友,夫妇俩由儿子带着也是自驾游,儿子曾在新西兰学习过,现已回国自己做生意,看来很成功。温泉有几种不同规格,我们选择了$48/人的,非常舒服,泡了近两个小时,疲倦顿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离罗托鲁阿向南20公里处有一名叫怀芒古(Waimangu)的火山谷,是一处非常美丽的地热公园,离我们去陶波的5号公路不远。服务中心告诉我们可以自己决定参观路程,由于是往山谷走,回程有交通车可以接回来,但只有三个停车点,最远的要走1个半小时,最近的只要半个小时,我们估算了一下,即使去最远的景点,我们也可以在下午5点赶到陶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怀芒谷位于塔拉威拉山Mount Tarawera,这是一座躁动不安的休眠火山,最近一次1886610日的爆发,形成了怀芒谷的一系列火山口,现已成为美丽的湖泊,如南端火山口(Southen Crater)湖和煎锅湖(Frying Pan Lake)。煎锅湖湖面蒸汽缭绕,湖中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,湖水好像沸腾一样,湖又形似煎锅而得名。其中还有一处叫怀芒谷间歇泉(Waimangu Geyser),又名黑水间歇泉, 36小时喷一次,具言喷发高度有时可达400米。我们没遇上,甚为可惜。由于地下水带来各种金属离子,因此地表沉积物呈现各种颜色,形成了美丽的地表景观,加上弥漫的蒸汽,构成奇特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行程的终点是罗托玛哈纳湖(Lake Rotomahana),湖面开阔,不少大型水鸟浮游其上,人迹罕见,真为世外桃源。这里也是交通车最后的接客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离开怀芒谷,我们驱车前往陶波,陶波是新西兰著名的旅游城市,所傍的陶波湖是新西兰最大的淡水湖,我们到达陶波时已近黄昏。从陶波去惠林顿还有近400公里,开车半天可以到,我们决定休息一晚,第二天一早,先在陶波玩一下,再去惠灵顿。

519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陶波湖周边有不少值得一去的景点,有名的胡卡瀑布既是一处。

            胡卡瀑布是由怀卡托河谷中的一组瀑布组成的,落差不大,仅24米,但水流湍急,流量很大,身处河谷,只见河水奔腾而至,呼啸而去,涛声震耳,有如千军万马汹涌向前,不可阻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离胡卡瀑布不远有一水库Aratiatia Dam), 冬季每天10 12,和14点放水,水量可到每秒90000公升,相当于90立方米/秒,每年有60000人来看水库放水,放水时间分秒不差。在放水闸边上有一大电子钟牌,我们等到早上10点整,水闸果然自动打开,只见库水从水闸下涌出,顿时变成湍流。我们沿河谷而行,整个河谷河水猛涨,只见其一路狂奔向陶波湖而去,这里的水能已被用来发电,是一水力发电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午时分,离开陶波前往惠灵顿,到惠灵顿时已是黄昏,我们的旅馆在城中心,汽车只能沿街停放,说是6点以后就可以随便停车,但5点半就有不少人把车停在旅馆前的路边,其中大多数是来市中心玩的,到后半夜街边的车便少了许多。

520

          去南岛皮克屯(Picton)的渡船早上8点开,我们早早地开车上了船,也许不是旅游旺季,游客并不多,站在渡船顶层甲板上,整个惠林顿港都在眼底,晨曦给城市披上了橙红色的霞光,港口的大吊车伸展着手臂在迎接朝阳,是一个美丽的早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渡轮在朝霞中驶出港口,两旁的城市,山峦渐渐向后退去,海面越来越宽,终于看到岸边最后耸立在山顶的白色灯塔。中午时分我们到达皮克屯(Picton),马上就开车前往基督城Christchuch)汽车沿1号公路疾驶,左边是大海,右边是高山,路上很少车,途中山路崎岖,使我想起加州的1号公路。当年我第一次从洛杉矶开车去旧金山,就选择了1号公路,由于山路蜿蜒曲折,开车时心惊胆战,结果花了整整一天才开到。如今这条1号公路很是相似,就连海边生活着大量海豹的画面也是似曾相识,这些海豹数量众多,匍匐爬行在海边的礁石上,好像这里就是它们的天堂。

           天黑前我们赶到了基督城,我们选择的旅馆离海不远,这是一家家庭式的旅店,一幢二层楼的房子,房子的后院就是停车场。走进大门,只见四周墙上挂满了画,除油画外,也有素描,一看就是业余画家的作品,看得出主人很喜欢艺术。大门左侧小屋是店主的办公室,店主胖胖的,年约六十,他告诉我那些画是他母亲的作品,他还带我参观了整个楼,客厅和餐厅里的巨大油画令我惊讶,他母亲竟能画这么大的画,她取的多是宗教题材。在餐厅有一个火炉,时间虽已深秋,但天并不冷,不过店主还是让他的管家鲍勃把炉子点燃。餐厅旁的厨房很大,自己做饭,餐厅就餐,很是方便。听着店主和鲍勃讲的带有英式口音的英语,傍着温暖的火炉,坐在宽敞的餐厅里,看着古色古香的家具,我好像进入了福尔摩斯的年代。整个大楼只有三四个房间有旅客,我开玩笑地对妻子说,可能有谋杀案喔,我们可是要住两天的。

 52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早起来,临时决定去阿瑟山口(Arthur Pass)公园,因为妻子不想在城里玩,而是想看自然风景。阿瑟山口离基督城大约2小时路程,一吃完旅馆提供的早饭,我们就驱车前往。沿途时晴时雨,风景变换不定,一会儿是广袤的牧场,一会儿是峡谷河流,一会儿又是崇山峻岭,雨后的彩虹更为美景增添了色彩,很可惜到达山口时大雨滂沱,我们只能呆在山口的服务中心。阿瑟山口是以发现它的一位地质勘探员的名字命名的。服务中心只有一个年轻的姑娘,谈话中我们知道她是从奥克兰来的,只身一人在这里,整个阿瑟山口镇只有30来人,由两家餐馆,有一个警察,山口镇的人互相都认识。我问她怎么没有在奥克兰找一份工作,她说她喜欢接近自然。透过窗户我们可以看到对面的火车站,在大雨中没有什么人,火车把基督城,阿瑟山口和西海岸的格雷茅斯(Greymouth)连起来了,为坐火车旅游提供了方便。

            大雨使我们放弃了在公园中行走,我们决定回基督城。基督城刚遭受过地震,沿海岸的建筑受到很大破坏,海边的购物中心门可罗雀,很多都关闭了。基督城中心西侧的伯坦尼克花园(Botanic Garden)是世界上著名的植物园,占地30公顷,里面种了来自新西兰各地的奇花异草,其中有不少园中园,如玫瑰花园。由于是深秋时节公园了玫瑰花大都谢了,但在枝头还留有不少残花,各种颜色的花都有,真是种类繁多。

52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终于要去最后的目的地皇后镇(Queenstown,一早我们便上路了。沿着8号公路我们到达了第一个停留点,特卡Lake Tekapo)。首先进入眼帘的是矗立在湖边的好牧人教堂Church of the Good Shepherd),这个只有一间屋子的教堂非常出名,在它边上不远处有一个牧羊犬的雕像,很多人会在这里举行他们的婚。一进教堂,柔美的教堂音乐就飘到在我们的耳边,左边门口有一间忏悔室,两旁有几排座位,在`讲台后面是一扇大窗,透过它你可以看到特卡波湖及对岸的披着白雪的南阿尔卑斯山。妻子特地坐在位子上闭目养神,体会教堂内的宁静和神圣气氛。当轻慢的音乐声弥漫在整个教堂内,看着特卡波湖的美景,你真会感到心灵的洗涤。

             离特卡波湖不远我们来到了普卡基湖,这个湖的湖水格外的蓝,蓝的晶莹剔透,这可能和湖水中的矿物质含量有关。站在湖边看着湖对面山顶上变幻莫测的云层,湖岸上色彩绚丽的秋林,真是美不胜收。

             到达皇后镇已是下午四点,我们的旅馆很漂亮,旅馆离市中心没多远,但没有多少游客。皇后镇坐落在瓦卡蒂普湖畔(Lake Wakatipu),这里有南半球最陡直的缆车线,坐在缆车里,它把你带到450米高的鲍勃峰(Bob’s Peak)上,哪里有据说是新西兰最好的自助餐厅,缆车和餐费一共是每人78新元。从山顶可以俯瞰整个皇后镇和瓦卡蒂普湖,湖在群山的怀抱中就像一面镜子,晚霞中看着山坡披着霞光,云层包围着群山山巅,真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实在的,山顶的天线旅馆(Skyline)的自助餐确实不错,这也是我们在新西兰吃得最好的一顿晚餐。餐厅有大排的玻璃窗对着湖,幕色降临,群山都隐没在黑暗中,山脚下湖畔的皇后镇灯火通明,这里是欣赏皇后镇夜景的最好地点。餐厅里多是中国游客,听着乡音,看着夜景,享受这美味的晚餐,完全没有人在异地为异客的感觉。

 52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昨天太匆忙,早晨去镇上浏览一下市容,皇后镇很小,市区街道均很短,徜徉在街头,只见街道两边都是商店和餐馆,礼品店不少,也有画廊,没一会我们基本上逛遍了。离开皇后镇,我们驱车去了一个名叫箭头镇(Arrowtown)的小镇,它在皇后镇北面不远的山里。天又下起了小雨,没有了阳光四周都是阴沉沉的,箭头镇也被秋雨浸淫着,小镇的路上满是泥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参观了镇上的一个展览馆,原来这里以前盛产黄金. 小镇在群山怀抱中,是一个美食和购物的好去处。可惜下雨,我们只在展览馆驻足浏览了一下正在展出的绘画作品,有些真不错。在一家门口我们看到一副巨大的国际象棋,看来主人很好这一游戏。在展览馆我们还见到一群当地儿童也来参观,给展览馆增添了一片欢闹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皇后镇是滑雪的圣地,这几天还没有下雪,因此游人不多,滑雪场也没开。在箭头镇回皇后镇市区的路上我们要经过一个滑雪场,于是我们想顺便去看看。去滑雪场的路上根本没有人,我们并没有上到滑雪场顶,但周围的风景已是令人陶醉,从山腰向下看去,错综的农田呈现出不同的色彩,农舍隐藏在树丛,山坡后,远处蜿蜒曲直的公路构成一幅幅美丽的图画。

 524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终于要离开了,中午时分,当我们在飞机上最后俯瞰这个镶嵌在群山中的美丽小镇,一种留恋之情不由而生。新西兰的这两个星期,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时间实在太紧,很多地方没有去,去的地方不少也只是走马观花,但我要说,我很喜欢这个南太平洋中的岛国,希望有一天可以故地重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 Responses to New Zealand Travels 新西兰自驾游

Leave a Reply